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雁崖矿
时间:2018/10/9 10:11:05   信息来源: 朔州市新闻中心

  这个国庆假期最有意义的事就陪同父亲一起回到阔别了30年、也是父亲曾经工作和生活了15年之久的大同矿务局雁崖矿故地重游!

  熟悉大同矿务局的人都知道,雁崖矿也称为七矿,她是我的出生地,我在那里度过了天真无邪无忧快乐的童年!某种意义上讲,雁崖矿在我的心里,就像我的故乡一样亲切、温暖!

  父亲是1968年来到大同矿务局雁崖矿工作的,他当时23岁,也是在平鲁县当“借干”期间来到雁崖矿参加了工作。听他讲是为了长期的“铁饭碗“才舍弃了“借干”。由于父亲在县里当“借干”的经历,加之他高中毕业,并且17岁就入了党,而且有宣传文秘方面的特长,因此,按照井下工人岗位招来的父亲在那群同来的工人当中脱颖而出,没多长时间就被抽调到了矿办公室。同时,在他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工作下,27岁担任了矿办公室主任一职,直到38岁调离雁崖矿来到平朔。

  回想父亲从在雁崖矿参加工作至今已整整50年!而我也是自1988年之后也再没回过七矿,距今也已整整30年……雁崖矿已经成为了父亲和我、以及我们全家人记忆当中的一个重要的符号,永远清晰的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记忆犹新……

  时光荏苒,在时代快速发展的步伐更迭和煤炭企业面临的转型需求下,由于长期开采,资源日渐枯竭,如今的雁崖矿也早于2004年底经历了破产,虽然后来又重组成立了公司,但是,当年的人声鼎沸、一片兴盛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矿上90%的人口都搬迁到了大同棚户区。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萧条、落寞和荒凉……望着眼前这片留在脑海中熟悉而亲切的土地,儿时生活的那份清晰印记一幕一幕回放在眼前,变化之大恍惚让我觉得“她“又是如此的陌生……一瞬间,难过、伤感、沧桑甚至有点悲情之感涌上心头……

  但是,眼前的父亲表现出的却是像一个流浪多年的孩子回到家乡一样的兴奋、感慨、回味甚至雀跃,在当年的矿办公楼——他工作了15年的那栋小楼前,久久回忆,念念往事、快乐拍照,给我讲他的青春、他的努力、他曾经工作生活的那些过往,尽管眼前的楼房和地址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但从他开心快乐回忆的样子,我放佛看到了年轻时的那个父亲!……仅此一点,我深深的觉得不虚此行!

  踏进同煤集团这条十几个矿紧紧相连的老矿沟,七、八十年代都曾是那么热闹、那么兴盛、那么辉煌,而今的现状竟是如此荒凉,如此破败,令人如此唏嘘,可是对雁崖矿的那份特殊情感依旧是牵动我心的深深怀念,悠远厚重,难以割舍!而且,与“她”重逢竟觉得比欣赏其它美景更有意义!

  当年我家居住过的雁东街14号那栋四层楼房早已拆了,在旧址上重新建了一个四层的收费站,要知道当年也是我五岁时,我们乔迁进这栋全矿第一栋有自来水和抽水马桶的居民楼是多么得让人羡慕……

  陪父亲走进他当年工作的矿办公楼,陈旧的小二层楼依然是当年的那栋楼,只是外表重新翻新了一下。这栋只有二层的小楼在我儿时的印象中,它是那么的“庄严、雄伟而高大”……????当我们走进楼内,内部的框架和楼梯依然是当年的模样,父亲激动的和我说:“你看,这楼梯还是当年的水磨石楼梯啊!”他指着楼上第三间办公室,准确而肯定的说“这间就是我那时的办公室,我在这间屋子工作了十五年……”。这间办公室陪伴父亲见证了雁崖矿在1977年全国第一次工业学大庆大会上被命名为“大庆式企业”的辉煌!……能看出办公室的门、窗都早已不是原来的了,由于假期,各个办公室都没人,门都锁着,但是父亲依然让我给他在办公室门口拍了照片。在楼道、楼梯有雁崖矿标志的楼内不同区域分别拍照留念,看他沉浸在回忆往事的快乐和感慨中,我也特别开心,仿佛又回到了30年前……,又看到了二姨、二叔、二舅居住的“二工地”山上绿油油的庄稼地和飞舞的蝴蝶……

  后来,在父亲的帮助下,二舅、二叔和二姨,他们也都相继来到了雁崖矿,在这里工作生活成家生子。“雁崖矿”便成为了我们大家庭亲情交融、互相帮助、相互扶持的一条亲情纽带,在那个物质生活匮乏、艰苦的年代,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关爱带来的是温暖、温馨和战胜困难的力量,也留下了许多幸福美好的回忆!我至今还常常回味,我和哥哥最喜欢去二姨家吃饭,有时候下午放学连家都不回,一溜烟的小跑在二工地的山梁上,心中荡漾的那份快乐、那种幸福的感觉似乎仍然在感染我,在我心中弥漫……久久……久久…

  1982年,父亲从雁崖矿调到平朔工作,我们家于1985年从雁崖矿搬迁回平朔生活区居住!再后来,二姨二舅他们也相继离开雁崖矿,搬回了井平工作和生活。

  从此,我们离开了生活了十五、六年的雁崖矿!

  在我的心中,雁崖矿——三个字里有童年、有幻想、有成长、有快乐、有感动、有美好,有父母辈的青春岁月和辛劳努力,有亲情手足的相互扶持与温暖关爱,还有着深深的烙印在心里说不出的、也是不可替代的情愫伴着我和家人走过四季人生、走向未来!

  下午时刻我们离开雁崖矿。我在想,也许用不了多久,同煤集团的这条煤矿深沟会随着国家煤炭能源转型发展和自身原因的局限慢慢的关闭、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但是,留在我心中的那座“雁崖矿”会依然簇立,依然充满生机!或许,这就是故土之情,这就叫做乡愁吧!

(文/)

(编辑:康晓玲)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投稿邮箱:sxszxww#163.com(#改为@)
朔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80006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网址 新葡京注册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开户 葡京娱乐网 葡京棋牌 新葡京娱乐 葡京网址 葡京赌场 葡京棋牌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娱乐场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官网 新葡京注册 葡京网上赌场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澳门葡京赌场 新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注册 澳门葡京赌场 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赌场官网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网上赌场 新葡京官网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网址 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 金沙官网 金沙网址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永利赌场 金沙官网 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 金沙注册 金沙棋牌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注册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app下载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检测中心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美高梅注册 澳门永利备用网址 澳门永利正网 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必赢亚洲赌场注册 蒙特卡罗线上娱乐 澳门新濠天地网站 澳门永利官网网址 必赢亚洲官网 澳门永利网址 必赢亚洲备用网址 澳门永利备用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官方网站 澳门美高梅网上赌场 必赢亚洲娱乐城 新濠天地 澳门永利网站 必赢亚洲 蒙特卡罗赌场 蒙特卡罗注册 必赢亚洲MG电子游戏 澳门巴比伦网址 必赢亚洲备用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正网 澳门总统官方网站 澳门凯旋门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