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右玉精神在朔州

专访吴子牛:《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是我拍得最辛苦的戏
时间:2018/10/3 11:35:21   信息来源: 朔州市新闻中心

  我自己觉得做出这部电视剧(《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简直是奇迹!——吴子牛

  作为第五代导演的领军人物,吴子牛和张艺谋、陈凯歌一样,是著名的北京电影学院78级的一员。

  科班出身的他,早在1983年,首部执导的电影《候补队员》就获得第4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特别奖。1989年继同学张艺谋的《红高粱》抱得金熊归之后,吴子牛凭借执导的电影《晚钟》再次代表中国提名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最终拿下第3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摘得故事片银熊大奖。

导演吴子牛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电影艺术创作的高峰期,吴子牛拍出《鸽子树》《南京大屠杀》《国歌》等十余部经典作品。而2000年之后,随着他执导的一部电视剧《天下粮仓》的热播,吴子牛从电影界转战电视圈。

  从《天下粮仓》到《贞观长歌》,从《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到今晚刚刚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档的《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以下简称《右玉》),吴子牛对历史题材和时代的把握,在国内导演中首屈一指。

  在一众电视剧导演跃跃欲试转战电影的时候,吴子牛却逆向而行,他说,“电视剧能够承载的体量是远远大于电影的,能够挖掘的宽度和深度也广。”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魅力吸引,他在电视圈一战就是将近20年。

70年右玉的“形”与“神”

  2个月前,吴子牛导演拎着一只透明的塑料茶杯来到后期机房中,盯着《右玉》最后的剪辑修改工作,他看着屏幕几乎一动不动,1个多小时之后,轻声喊“停”,转身向工作人员逐一交代刚才一段内容中,需要再调整的细节,每处问题就像通过他的眼睛,刻在了他的心里。从他乌亮的头发、浓密的黑胡子、清晰的思路和说起作品时眼中闪烁的光芒,你完全不会意识到,面前这个人已经年过六旬。

  执导《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是吴子牛导演与山西影视集团继《于成龙》之后的又一次合作,他知道长达70年的时间跨度,在黄沙漫天、零下几十度的环境中拍摄,这实在是件太苦的差事,可是右玉的故事太吸引人了。

  山西省右玉县地处晋西北边陲,跨过杀虎口的城门就是内蒙古,那里太阳辐射强烈,冬季又严寒漫长,年平均气温只有4.2度。

  今天的右玉县青山绿水,是第一批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以及联合国最佳宜居县,但是在70年前,却是一片黄沙漫天,几乎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

  1949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之际,右玉第一任县委书记带着“不能饿死一个人”的任务来上任,他首先提出“植树造林,治理风沙”的号召。这是右玉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第一次发出植树造林的号令,而这一声号令一经发出,就一直伴随着共和国的脚步响彻了70个年头。

  这样的故事,放弃?不舍!

  吴子牛纠结了。决定接拍这部作品之前,他两次前往右玉,总共待了40多天,亲身感受那里的一草一木,又找到不少当地了解右玉历史的人进行采访,这片土体和人民的热情、淳朴、坚韧让吴子牛极为感动,还没跟山西影视集团签订合作协议,他就开始了剧本构建。

  这那40多天的时间里,吴子牛导演仅仅是拍摄的采访素材就有一千多分钟,为后期创作积累了大量真实、丰富的资料。右玉的故事他不仅要拍,而且一定要拍得精彩。

  正式进入创作阶段,吴子牛提出第一个思路:右玉最可贵的,是当地县委书记们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的精神,如果只是通过影像展现右玉的环境变化,会把大事做小。

  在右玉当地的资料馆里,珍藏着历任县委书记的笔记本,每一位新的书记到任,都会先翻看前任的笔记,按照其轨迹将政策延续下去。“不管是新中国成立伊始的1949年,还是动荡的文革、大跃进时期,一直到今天,作为祖国最基层的干部,他们传承并坚定不移的贯彻了一件正确的事,这实在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右玉的发展实际上联系着共和国70年所有大事件的背景,写《右玉》中一个个小人物,实际上是在展现一个火红的年代。

  “我们在讨论这个片子的时候,我就说共和国的每一个脚印,甚至是每一个沉重的脚印,都要在这个片子里有所体现和反映。”吴子牛说。

  要拍右玉的“神”,而不仅仅是她的“形”。

  第二,在右玉长达70年的植树造林中,前后经历了22任县委书记,如果只选一两位,就失去了右玉的传承精神,但这么多人都展现出来,又实在不符合影视作品创作规律。吴子牛在吃透大量的历史资料后,着重选取了其中11位书记来展现,而将这些串联起来的,则是右玉县当地的一位从普通群众,到最终也成长为县委书记的人物,即剧中的武铸。他生在右玉,长在右玉,正是右玉面貌和精神变化的见证者、参与者,伴随着右玉的改变,右玉人同样也在成长。

  2017年10月,剧组的前期筹备工作还没有完成,可是右玉已经要开始进入深秋,时间跨度70年的戏,自然会经历春夏秋冬四季。吴子牛当机立断,先派一支小分队到右玉抢拍春秋季节的戏份。

  真正开拍时,右玉已经进入寒冬。

“《右玉》是我拍得最辛苦的戏”

  “右玉的冬天真冷啊,她是极寒之地,最冷的时候可以达到零下40多度。”一年之后,在北京的盛夏里,吴子牛导演说起来都还不由自主的搓起两手。

  那段时间,天寒地冻,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时间休息的吴子牛得了重感冒,但为了保证拍摄进度,他一天也没有休息过,剧组还有几百号人在等着。而且,观看这部剧时,会发现导演吴子牛也出现在“编剧”的首位,这次拍摄要抢时间、抢季节,工作量巨大,而前期亲自做了充足采访的吴子牛,又是创作团队中对右玉故事最为熟悉的人,因此,主要的编剧工作也是由他来完成。

  “电影我做过几次编剧,比如《晚钟》等片,但作为电视剧编剧我是第一次,当时在采访过程中就已经在写剧本,这部剧作可以说是真正从生活中来的。”

  拍完一天的戏,收工后吴子牛安排完第二天的拍摄计划,还要再修改完善剧本,他希望每一次的创作都尽可能的尽善尽美,不留遗憾。

  对于这次珍贵的创作,演员们同样拼尽全力,甚至还要在零下十几度的户外拍摄雨戏。为了不把演员们冻坏,剧组就在他们的衣服里面裹上一层层塑料薄膜。

  吴子牛清楚的记得,2018年1月5日是剧组人最多的时候,达到了上千人,而那天的温度却是极寒,白天都有零下27度,晚上更冷,大家一拍就是十七八个小时,没有一个人偷懒,没有一个人抱怨,也没有一个人计较片酬的多少。

  在此前的采访中,该剧总制片人王大林就多次表示,只谈钱的演员是坚决拒绝的。在这一点上,吴子牛有同样的坚持。在他的镜头里唐国强、陶泽如、王庆祥、成泰燊、黄品沅等,无一不是戏比天大的演员。

  比在严寒中拍雨戏一点不轻松的,就是拍摄早期右玉的戏份,那时候的右玉不是绿的,是黄的,因为没有植被,又地处风口,经常是狂风肆虐、黄沙漫天,当地人管这种情况叫“黄龙来了”。“黄龙”有多可怕?一阵大风吹过,很可能人就永远给埋在土里了。

  如今的右玉早没了这样的景象,剧组只得继续北上,走出右玉拍“右玉”,那种黄沙飞舞的戏就得用鼓风机往演员身上吹沙土,黄品沅在拍摄时苦笑自己,一辈子加起来都没吃过那么多的土。

  拍摄《右玉》的过程,剧组仿佛又把右玉70年改天换地的过程经历了一遍,那个过程究竟有多苦,吴子牛这样形容,“我养了几条狗,有拉布拉多、马尔济斯,还有一条流浪狗,这么多年拍戏,我带着它们几乎走遍中国,但是这次拍《右玉》我没有带,太苦了。”

  这部戏成了吴子牛从影以来拍摄最辛苦的一部戏,但他感叹,“《右玉》是一次伟大的创作,真的,真的了不起,当然我们不会觉得我们自己有多了不起,我们所有人都是在踏踏实实、扎扎实实的拍戏。”

与年轻观众的沟通

  “我没有干过一次讨好观众的事”,拍了30多年戏,吴子牛如是说,“我不是很流量的人,你就让我去拍那个题材,可能我拍得也会更扎实一些。”

  吴子牛拍过的作品以历史正剧居多,但这不等于教条,就像《于成龙》,讲述一方大员、两江总督于成龙,从一个43岁出仕的秀才到国家栋梁的历程,但这个被时下称为“主旋律”的故事十分生动,年轻人同样爱看。

  那部剧播出的时候,搞不清楚什么是弹幕的吴子牛也试着打开了弹幕,因为会发弹幕的肯定都是年轻人,看看大家讨论些什么,说的有道理的接受,说不到点子上的也不在意。

  纵使已经处在这样的位置,吴子牛始终还是敞开自己,在他看来,作为创作者,更应该考虑的是要通过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把观众们再拉回来,“我始终相信口碑,我觉得我拍得电视剧还好,收视率都不错,像《天下粮仓》《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于成龙》等都曾创下最高收视率,只有一部《大舜》弱一些,因时逢‘大流量’‘粉丝点击’较为盛行之际,如果现在再看,肯定不一样了,因为那是一部中华民族的寻根之作,我一直认为目前电视剧生产量大,做‘产品’的多,我愿意拿出一份诚意,以做‘作品’为出发点,对得起自己的每一次创作。”

  问及吴导什么时候打算退休,因为当下有不少年轻人已经把40岁退休当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吴子牛说,“40岁以前要把钱挣够退休的人,可能是他们太苦了,是不是?或者是太艰难。如果一个人所从事的工作是喜欢的,愿意去做的事情,就永远都不会觉得有多么受委屈,多么辛苦,没有。大不了就是,人都是有极限的,累到一定程度了就去睡觉呗,第二早上起来又是一条汉子,就这样。”

  那一天,从吴子牛走进机房忙工作,到采访结束,他的杯子里还剩下半杯茶,从那被茶水浸润的发黄的杯壁可以看出,他对于享受生活可以说是没有经验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只是喜欢喝点生普,“今天的叶子放的少,如果再多一点,茶汤会更好。”除此之外,他用两个字概括自己的生活,“潦草”。

  “您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呢?”记者问。

  “工作、拍戏”!

(文/)

(编辑:马文)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投稿邮箱:sxszxww#163.com(#改为@)
朔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80006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网址 新葡京注册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开户 葡京娱乐网 葡京棋牌 新葡京娱乐 葡京网址 葡京赌场 葡京棋牌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娱乐场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官网 新葡京注册 葡京网上赌场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澳门葡京赌场 新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注册 澳门葡京赌场 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赌场官网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网上赌场 新葡京官网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网址 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 金沙官网 金沙网址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永利赌场 金沙官网 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 金沙注册 金沙棋牌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注册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app下载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检测中心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美高梅注册 澳门永利备用网址 澳门永利正网 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必赢亚洲赌场注册 蒙特卡罗线上娱乐 澳门新濠天地网站 澳门永利官网网址 必赢亚洲官网 澳门永利网址 必赢亚洲备用网址 澳门永利备用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官方网站 澳门美高梅网上赌场 必赢亚洲娱乐城 新濠天地 澳门永利网站 必赢亚洲 蒙特卡罗赌场 蒙特卡罗注册 必赢亚洲MG电子游戏 澳门巴比伦网址 必赢亚洲备用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正网 澳门总统官方网站 澳门凯旋门备用网址